当前位置:主页 > 空间日志 > 心情日志 >

春日来临,怀念空前的一抹春色

类别:心情日志 | 发布时间:2012-04-08 | 人气值:

立春已经过了很久了,但塞外这个时候仍是寒气逼人。

从窗子向外望去,远山沉默着,显得很忧郁,似乎尚未从冬眠中醒来。藏在山坳处的积雪,坚守着一份冰清玉洁的精神,迟迟不肯与春风做个了断。树木稀稀疏疏散落在山坡上,笼着寒烟,像怀揣着无限的心事。春风唤不醒,它自己也不肯醒来。

此刻,塞外的春天就是这个样子。立春过后,万物并未挣脱冬的束缚,人们反而感觉愈加寒冷难耐。理论上的东西往往不如实践来的踏实。

不知不觉间,断流的河床上出现了断断续续的融水,在太阳底下明媚着,睁开了大地的眼睛。河床是一幅徐徐展开的长卷,把春的信息铺展开来。一汪一汪的积水散布在河床的低洼处,抒写着自己的故事,成了长卷里的断章残句。寒气犹在,春天的诗行难以续写。

春天的诗行难以连缀,只好任由寒风改编,把那一汪一汪的春水酝酿成一场风流韵事。

人们总是喜欢寄希望于春天,只知道春天是一朵花的温床,是一抹柳色的画笔,是一首诗篇的序曲。岂不知春天并非如人们所希望的那般美妙。贸贸然抽芽的青草会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料峭的春风无情地摧残;欣欣然张开笑靥的桃花、杏花有时会在得意忘形的时候被春雪肆意欺压。多少多情的种子在春风里含恨夭折。春天,孕育着希望和生机,也暗藏着陷阱和杀机。

怪不得春天的翻脸无情,这本来就是一个乍暖还寒,最难将息的季节。你过于轻信,或过于轻佻,都有可能让一颗悸动的心被伤害。

忽然看见柳条垂下来,在窗前轻柔地飘拂,内心便微微荡起了层层涟漪。一瓣花飘落湖心,那种击打的力量足以震颤整个湖面,让观赏的人为之动情。柳条柔柔地垂下来,梦幻一般在我的眼前舞蹈,飘飘地撩拨着我的心,那是春在向我致意啊。

一个冬天的忍耐,一个冬天的坚持,一个冬天漫长的等待。你,终于润了唇吻,柔了腰肢,在苦苦的盼望中姗姗而来。

没有谁不渴望春天。年轻人渴望早日甩掉厚重的棉衣,袒露青春风采,让豆蔻年华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尽情绽放;中年人渴望在万物萌发的季节将旧时的枯枝残叶统统删剪,在勃勃生机的时候重燃已经有些暗淡的热情;老年人的内心最为渴望春天的早日到来。寒冷的冬天过去了,日益衰微的生命经受住了季节的轮回。生机和活力重注生命,证明自己可以用不太灵便的双腿走在春光明媚的,也必将是铺满鲜花的大道上。这该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。

春天,哪怕只是窗前那么一抹微绿,也足以让我们激动不已。因为这一抹轻柔的柳色可以唤醒我们那被寒冬冰冻了的心,可以让我们从冬的恐惧中走出来,可以让我们在依然料峭的寒风里感受春的温暖。

我们渴望阳光,阳光可能会把我们灼伤;我们渴望雨露,雨露有可能会酿造一片汪洋;我们渴望春天,春天却在我们饥渴的双眸里彷徨。但我们仍然满怀渴望,渴望一缕春风的到来,渴望一滴春雨的到来,渴望一场铺天盖地的春雪将大地严严实实地覆盖。让苟延残喘销声匿迹,让不知所措更加坚强,让经受了考验的种子发芽、生长、开花、结果。

无论怎样,我们都对那些美好的事物充满了渴望。虽然会因此而受伤,但我们深知,一年之计在于春。春天是轮回的起点,春天是新生的开始,春天是成长的摇篮。如果因为一点点春寒就拒绝春天的温暖,因为阳光太刺眼就拒绝走出黑暗,那岂不是太可笑了吗?

在乍暖还寒的时候,不要拒绝窗前那一抹柳色的召唤,走出寒冬,才会感受明媚的春天。春天正是从一抹柳色开始的。

少女们已早早把厚厚的棉衣收进了衣柜,用健美的双足在寒冷的土地上抒写春天的诗行。孩子们早已把各式各样的风筝放飞,让那蔚蓝的天空飘起五彩的希望。冰封的河床底下早已暗流涌动,弹拨着叮咚的琵琶,把一首春之曲反复吟唱……

无论多么寒冷,春的脚步是阻挡不住的。那我们就洋溢着笑脸,迎接春天的到来。

图片素材